信息中心

全国政协常委、中科院院士,谈家桢生命科学奖奖励委员会主任饶子和: 补上基础研究短板,突破“卡脖子”瓶颈
来源: ? ? 时间 : 2019-03-28

3 月1 0 日下午, 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,委员进行大会发言。全国政协常委、中科院院士、谈家桢生命科学奖奖励委员会主任饶子和在发言中提出,要牢筑“科学地基”,突破卡脖子瓶颈。
饶子和说,“卡脖子”不是新问题。新中国成立70年来,西方发达国家一直在核心技术上对我们实施“卡脖子”,“两弹一星”是最好的例证。在当时关于国家存亡的问题上,得益于党中央高瞻远瞩和英明决策,得益于举国体制优势,得益于科研目标的长期稳定,得益于科技工作者心无旁骛、百折不挠、“面壁十年图破壁”的精神,最终取得“两弹一星”的成功。
饶子和表示,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国科技实力大幅跃升,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R&D(研究与试验发展)经费第二大国,科技论文总数和被引用数世界第二,发明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世界第一。然而,由于较长一段时间内,对基础研究重视不够,原始创新能力不足,导致产业发展需要的关键核心技术仍依赖进口。

基础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,是所有技术问题的总机关。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的,只有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,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、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。去年,国务院发布了《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若
干意见》,为提升原始创新能力,彻底解决“卡脖子”问题指明了方向。当前,主要发达国家都在强化基础研究战略部署,形势逼人,必须尽快补上基础研究的短板。饶子和建议,从两个方面入手解决关键核心技术“卡脖子”问题。
一是要像制定国家粮食安全中长期规划那样,制定国家基础科学研究战略规划。粮食储备与基础科学储备,都属于人们填饱了肚子就容易忽视、但出现问题就追悔莫及的关系国家战略安全的领域。基础研究最需“十年磨一剑”的定力。美国用三四十年支持引力波项目;日本也曾被视为在基础研究上“搭便车”的国家,却在近18年孕育了18个诺贝尔奖,这与重基础研究关系很大。

目前,我国基础研究支持体系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。比如,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中,基础和应用合并管理,基础类项目偏少,且以点状设置为主,缺乏顶层设计,成果是随机的,火花是零散的。再如,每个单位都列出了自以为的“卡脖子”问题,难免偏颇,出现“会哭的孩子有奶吃”的情况,一些共性问题也存在交叉。

建议从国家层面就基础科学的发展进行调研,凝练出面向国际科学前沿和国家战略所需的关键科学和技术问题,重塑国家基础科学体系,牢筑“地基工程”。组建基础研究战略专家咨询委员会,提出未来10年-20年基础研究的总体规划建议。同时,要坚持分类发展、科学布局,不硬性要求从事转化研究,鼓励部分科学家专心解决源头问题。要集中力量,确保优势学科的领先地位,建立基础研究“国家队”。二是要进一步提高基础研究经费占R&D经费的比例。按照《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(2006—2020年)》的设定,2019年R&D经费占GDP的比重应达2.5%。从结构来看,基础研究经费占R&D经费比例,世界主要创新型国家多为15%—20%,美国约为18%。而我国的这一比例十几年都徘徊在5%左右,2018年也只有5.6%。作为加强基础研究的实际行动和具体指标,建议结合国情,今年将这个比例提高到10%。